Love at Last Sight

香港作家马家辉在作文掉念天星码头拆迁时,引用了本雅明 (Walter Benjamin)的名言:“The delight of the urban poet is love--not at first sight, but at last sight.” 马先生是借大师之文抒情,感慨时代变迁,新旧交替,城市人在变与不变之间;在时代的巨轮大步迈进前的午夜,产生的矛盾之情。


我们不就是那城市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 不论是对于一个时代,一座古迹,一个人,还是一位艺术工作者。我们总是在还拥有的时候冷眼地不投入太多的热情,然后在失去后滥情伪善地哀悼他。仿佛什么都抓不住的无力感才最踏实。


就算滥情,我还是要问:老天啊!你怎么好像不太爱我们的艺术。一个地方要多久才能出一个艺术家。我们上一个叫得出名字的导演已是近四十年前的事,终于我们又有了Yasmin Ahmad。我们都在仰颈期待他一出有一出平实又挑起暗涌之情的作品时,他怎地就走了?


我才跟立志拍电影的学生说起如果要拍电影的话,就去找Yasmin Ahmad。可学生还没毕业啊! 还有多少人是在看了他的电影过后,睨视到马来西亚馄饨的艺术界的一丝曙光,开始筹备叙述我们复杂身份的创作;还有那些从他的故事里发现这多元社会之美的新新人类,我们都被他的小细节牵动着啊!他跨越着这国家不愿跨越的,怎就跨不过这一步。。。


我怀疑我们的国家也有这样的情怀。至少一丁点love at last sight 的慰籍。然而,就算没有任何实质的肯定, 因着他的里程碑的贡献,他的曾经存在能给我们最大的安慰及集体回忆,既是相信未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更多的人会在他停着的地方,筑起更高的摩天楼抑或大桥。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再等四十年。

4 comments:

Jean Lau Tan said...

haiz...so sad. Bye bye Yasmin Ahmad!

老颜 said...

致哀。这是马国一大损失。
马国这年的运气真的很背。

小原 said...

是啊!我真是整天都心情郁闷。。。

zzz said...

同感。。。无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