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



我们可以从‘人对一件事情不满’这一情绪上窥探一些什么。不满的情绪人人有之,会不满,代表你心中有一把尺,而当某件事情偏离了这一尺度,得‘不’到‘满’足的情绪就产生了。


但是这一把尺是什么时候就有了的呢?这一尺度是普世性的吗?它之所以是标准是因为它的可接受度,还是其绝对性?是某群人的集体意识的结果吗?它存在吗?如果存在?是存在以前或未来?它是像柏拉图说的理想国存在与概念中?像孔子说的存在于周朝的封建制度之中?或更古老的像上帝按他自己的样式造的标准?又或是像革命家说的存在于未来,需要我们共同打造?


纵观古今各家各言其说,也各自精彩,有一点我们不能否认,既标准一定存在。它可能已经发生了,也可能还没到来。这问题就来了。‘不满!不满!’,不满的声音我们听多了,批评何其简单。但是,大多数的批评者,除了批评外,我们很少有机会听到他们的理想中的标准。为了批评而批评的行为我们见多了,具有建设性的批评倒是凤毛麟角。


所以我讨厌一切没有建设性的批评。没有建设性的批评只不过是一种生理表现,就像我们的排泄物一样无用。我甚至乎 对一些集体聚会感到反感,因没有目标的聚会大多数以发泄情绪式的批评收场,其意义何在?一些人的大部分时间甚至都耗在非理性纯机械式的埋怨上,哀哉,哀哉。。。


我热爱与人交谈,但乐于批评之道者,下次不妨也发表发表你所谓的标准。我愿意聆听你的不满离标准有多远。

2 comments:

刘志伟 Chee Wei said...

为批評而批評的言論就像垃圾
就像為稱讚而稱讚的言論也像垃圾
我相信這種垃圾不是完全無用的

贊同的人會極度贊同
反對的人會繼續反對
站在理性角度取締的人可以看笑話
然後更理性
更客觀
然後別人笑你沒立場
哈哈

小原 said...

我想说的是‘真理越辨越明‘的态度与气度。

没有人是绝对客观的及纯理性的,我不反对批评,但我反对消极的埋怨。

从不满,批评到表明立场并实践它,缺一不可。

只要不沉溺在埋怨里,批判精神也可以是正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