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物


Giorgio Morandi, “Natura Morta,” 1957


香港漫画家智海到了静物画大师Morandi的故乡Bologna,写下这一段:


"走出室外,全城都是磚紅,與泥黃。我的淡棕色外套跟泥黃色襯衣其實跟波隆是清一色,拍照的話只見頭手腳、不見身。到波隆第一天,也是行程唯一的晴天,近黃昏時分,各家屋頂煙囪投在牆壁的影子,是或濃或淡的棕色、泥黃、磚紅,煙囪影子朦朧像各式瓶子的造型,果真非常Morandi。來到處處留有中世紀遺跡的波隆,哦了一聲,恍然明白為什麼Morandi會用那些顏色、為何畢生專注瓶子的靜物畫、為何在畫中尋找那份詩意。"

http://www.chihoi.net/whisper2008/whisper.htm


观看Morandi的静物,有别于传统写生静物的排列方式,你会被他理性严谨的几何构图吸引。他一生关心的是属视觉观察的、纯粹形体的世界。


他在访问中提到:“那种由看得见 的世界,也就是形体的世界所唤起的感觉和图像,是很难,甚至根本无法用定义和字汇来描述。事实上,它与日常生活中所感受的完全不一样,因为那个视觉所及的世界是由形体、颜色、空间和光线所决定的……我相信,没有任何东西比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更抽象,更不真实。我们在物质世界所认知的所有事物,都并非如我们看到和了解的那般。物的质性当然存在,但却不具有任何我们附加在它身上的意义。” 又说:“What interests me the most is expressing what's in nature, in the visible world, that is.”


这让我想到现代绘画之父塞尚。


Paul Cézanne, Still Life with an Open Drawer, 1877-1879

塞尚认为:“线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间的对比。物象的体积是从色调准确的相互关系中表现出来”。还说:“画画并不意味着盲目地去复制现实,它意味着寻求各种关系的和谐。”


大师们用简单几句话总结了对艺术的看法,就够后人们抓破头皮。


回到画面,如果细心留意,不少当代设计师都曾向大师们借鉴。


Natura morta [Still life] 1956 oil on canvas 30.6 h x 40.8 w cm


artwork of Jason Brooks



artwork of Tim Groen

3 comments:

老颜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老颜 said...

绘画的确不该没有选择性盲目复制现实。先恢复观看的愉悦吧。

话说回来,我们的office,太不值得观看了。

小原 said...

哈哈,视平线范围都是沉闷的partition。植物也种不起来。

规划的学问可不小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