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 2008

狮城


出了地铁站步行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一栋殖民地风格的建筑。粉刷得洁白的前墙挂上大大的雕塑展布条。。。


“没错!是这啦!”


头再往上抬,圓頂(dome), 三角立面(facade) 配上方形外墙,这几何形状组合成的建筑物特好看。


新加坡历史博物馆保留得很好,这要记政府大功。走过前厅,扩建的后半部也很有看头,钢铁结构架在古典后墙外,让人想起罗浮宫。


馆内人不多,画画的年轻人三三两两,倒是日本人及洋人有这雅兴。参展品不多,看得出多是次等品,但从罗浮宫越洋借来这诚意可嘉。


x x x


从书城出来已是晚餐时间,站在街角看着打扮时髦的年轻人或成群,或一对对。皮肤稍黑的马来人一样时髦。大家的步伐澜珊,精神亢奋,再过几个小时就要迎新去旧。


我预测明晚新闻一定看到倒数的盛况,一定也少不了泡沫舞会,性感美眉,撩人舞姿。还是快快解决晚饭,以免待会儿塞人。


x x x


新山


过了关卡走进地下通道,昏暗,虽然通道中间唐突地设置整排的垃圾桶,还是满地垃圾。通道外没路灯,两旁坐着一些人,看起来不像善男信女。


“把包包顾好。" 我叮咛老婆。


已是深夜十一点多,倒数活动就开始,交通必瘫惶,匆匆到火车站想买明晚的票回KL。柜台坐着包着头巾的异族同胞,相信是累了,我一问她三不答。再问她不耐烦。罢!待明天再来。


果然,没有巴士,的士拒载。只好麻烦老爸了。找了间茶室落脚,老弟阅报老婆看书,我静静等待2008的第一声烟火声。


店前的沙浴河在年前已被封,向来只听说政府通河没听说过封河的,这处理方式还真实道地,非常马来。河上筑起了路,种了些树,搞了个城市花园。高起的“河墙”上一排通风孔,本意通风却成了最方便的垃圾桶。阵阵臭味加上沙尘,新山市民耐得啊!


旧街的建筑物被刷上粉色,这厢蓝,那厢粉红粉绿,非常印度。对!印度庙,印度mamak,印度色建筑,印度戏院,印度档口加上印度同胞,拥有近50八仙华人的新山市即成为小印度。偏偏这印度街上却一律插着依斯兰教设计电灯柱,简直格格不入。


想到这里,难怪古迹专栏作家欧阳珊停笔不再写古迹保护。这好大喜功的政府哪会关心古不古,迹不迹这事儿。以为粉刷古迹等于保护古迹,建设花园等于改善环境。


哔哔哔。。。哈,老爸到了,我们匆匆上车,扬尘而去。

3 comments:

Eric said...

Hey, how come din tell me you coming? I was around city hall too!

Liew Sio Yean 刘小原 said...

guess what my friend, both me and jean forgot to bring handphone.

haha. meet u during chinese new year la.

eric said...

haha, ok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