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




舒国治的 《流浪集》 有个小标题:也及走路,喝茶与睡觉。要流浪,就要解决走路,喝茶与睡觉的问题;又或者流浪,不外乎走路,喝茶与睡觉的事儿,题意非常玩味,也非常 “舒式”。如果出走是一件沉重的事,舒国治的文笔就是对于这种重的轻描淡写。他几乎没有任何苦行僧式的太多反思,而是大多时候的 “唯物”,偶尔触景抒情,却也充满孺智。


关于流浪,我不报与太大希望。一来性情所致,关键是我对自己那双脚没有任何信心。虽然它曾疾跑,登山,涉水,但是我梦里经常拖着承重的脚步,半走半爬地前进,醒后一身是汗,心有余悸。我逛街也不行,行几步,就要坐下。我时常责怪这双扁平又弯曲的腿不中用,仿佛多大的作为都会被它拖累。


Dream 1 of 4, 2009

直到一些无关紧要的观察。就是教歌唱的老师说我肩太沉,压着了胸腔,气不顺,发声自然有问题。再看看她,是啊!体态均匀,腰挺得可直啦。我恍然大悟,不中用的不是脚,是腰!全身的重量硬加在那双腿上是叫双腿太沉重。腰一挺,撑起了上半身,减缓了腿的负担。胸开阔,肺更自在地呼吸。腹内脏适当充气,不会馄饨挤在一团,也轻盈些许。走路用头胸带着双腿,就提步轻松。这样走路,居然自在许多。


舒国治在《流浪集》走路篇开头一句:能走路,是世上最美之事。我本来就非残废,现在走得轻松,想他又道:“何处皆能去得,何样景致皆能明晰见得”,不竟豁然开朗。

1 comment:

老颜 said...

买个好一些的扁平足救星——鞋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