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 Thyself!

我一直以为很多事情不能达到共识是因为话语的沟通方式是支离破碎的,缺少了文字的辅助,杂乱无序的东拉西扯不能提炼出什么来,更甭论共识这么一个艰深的词。所以我坚持任何形式的讨论应辅以文本概括;除非我们已达到文明高度,一切尺度在约定俗成中,不言而喻。


但是我没想到不同人对于文字的诠释也是南辕北撤的,一些基本概念没定义好,谈论只是枉然,进谏只是多余。也罢!该说的我都说了,能做的我都做了,我不想再浪费时间精力多做解释。难怪老颜说他不会浪费唇舌解释何谓纯美术;难怪余秋雨先生选择常年出走;难怪陈丹青先生毅然辞呈;难怪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做你该做的事!”

1 comment:

老颜 said...

站的位置不同,沟通起来是很吃力的。既已知道说不清楚了,倒不如踏实地干,干有价值的事,干出个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