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我可以用两种语言祷告。


祷告的时候,可以用中文或英文思考,正确一点,是用双语和上帝沟通。

传译的时候,我有听英译中,听中译英的恩赐。教会里的一些牧者更行,中巫英三语加方言,自由转换,驾驭自如。


但这不代表我了解其他族群。


我不知道教会里的土著朋友看什么报,但是我知道他们看韩剧,周星驰和英超;


我不知道教会里的英语系兄弟姐妹是不是都看The Star,我们没有话题的时候可以谈上帝,电影,或者college life;


我不知道教会里的中文系兄弟姐妹是不是都看今日大马,我们没有话题的时候就讲废话;


我不明白打网络游戏的新生代的符号语言,但是我们可以讨论那些character做得美不美;


你问我网络年代要掌握多少种语言,我不知道;wikipedia一列语言选择我只click中文英文;


有一件事情我知道,那个族群讲什么话,你就用什么话和他沟通;


你要混入那个圈子,你就要讲那个圈子的语言;


那个东西是什么文写的,你就读什么文;读不懂?那样你永远无法进入那个语言知识的殿堂。

2 comments:

老颜 said...

關于知識的殿堂或許還言之過早。

但求先把話說明白,就能夠減低許多不必要的沖突,和空泛的爭辯了。

: : kamwah : : said...

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