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年荒

在接下来东方的艺术,尤其是视觉艺术的发展趋势一定会挑战观众的道德伦理,坦露露地挑衅你,“看吧!这是美感还是快感?”


这是最近和老颜及一众同事聊天得到的结论。


记得去年在教会的家庭营会里才和李健安博士谈到近代电影美学的趋势。观众对暴力及血的接受程度是越来越开放。白刃子入红刃子出,一条人命要如何死才美?要喷多少血,见多少肉才能满足嗜血的观众。电影导演各出奇招,挑战观众的意识型态。但这一阵风,在鼠年还没正式到来前已经转向。一股黄风正吹。


把“蔡事件”及“陈事件”串起来,这,将是最跟得上时代的创作题材。打打杀杀已不再新鲜,真枪实弹才“够”过瘾。这上帝创造并给予的“二人成为一体”的闺房事是当代人最有兴趣的事儿。说流氓话就是 “露不露点没关系,我要看真做的! AV女优有什么好看,OUT咯!我要看政客及明星的!不清不用紧,最重要是真的!”


这样的写实,模糊了美感与快感之间的界限。眼睛,耳朵接受到的讯息直接通到下体神经。观者在观看的时候, 已放弃了审美能力,一味的追求快感的满足。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最原始的性欲及被压抑的情欲结被释放,本能的欲望被满足了。


这美吗?我问时凄然。。。

1 comment:

老颜 said...

确实,将大吹黄风了。百姓将越把情感与性欲分开独立来思考,投入解放性欲的热潮。

因生活寂寞无聊,而藉性爱宣泄。蔡明亮新片《帮帮我爱神》,好像也集中表现此种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