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现象



近两年来,我在教学时遇到一些学生不好应付。


许多华语源流的学生的学习态度是每况愈下(不是说英语源流就没有,只是比例较小)。上课不专心属小事,科技产品的荼毒事大。mp3是人人都有,上课时有一只耳永远挂着耳机,讲课时他们眼望着你,头也会点,但就不知他们是真听懂了,还是和着音乐的节奏打拍子。听课到一半总有紧急来电,宁可放弃听课也要抢接,好像大生意人似的,深怕漏接了大客户的电话,失了百万生意。要不就是他爱人太爱自杀,每个星期要死一次,好玩更添加情趣。如不是那我大概误会他们,他们大概是热心义工,人命关天,不救不可。除此之外,我真想不出有什么东西那么重要。边做功课边打短讯是善用时间做手指运动,可以右手使画笔,左手执手机,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这功夫可高啊!我甘拜下风。


如果说没时间针对科目专研是因为课业太重,那在功课量减到最低的情况下还不能达到要求,我觉得除了学生本身已对学习这回事不感兴趣,那一定是我容貌恶心,影响学生学习胃口。要不就是我说话结巴,听了让人内分泌失调。


说到学习这回事,先别谈专研,有些学生大概误会了美术设计这回事,以为只要交了功课就保证将来创作路上必定平步青云,无所不能。殊不知创作与科学是同一马子事,细心观察大胆假设逻辑辩证不轻言放弃缺一不可。大概大众都对所谓的设计师有一种谬误,不定时上班,不用整衣装,只要有ideaaa,钞票任你赚。如真有这么好kang的工,人家还读什么医科七年?啃什么律法大全?专研?哈哈。。。“老师,我画完了,可以先走吗?”“老师你在讲什么?不要酱深嘞。。。”“酱还不够啊?你还要我怎样?”嘿,亲爱的,是你在学还是我在学啊?


我自认为教育工作者,对教育还抱有热心。我不是大儒,但在专业上非常认真,恨不得能把所知都传授出去。但对付这类学生,我真是没辙了。有时要用上联系家长这等下三滥幼稚手法,请原谅我无能。


这是一种现象,我没有科学考证,没有官方统计,一切是我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如有夸张之处或巫赖之嫌,请大胆COMMENT。小弟愿认错道歉。


对了。刚看了医生,血压飙到130,到了标准顶限,偏高。希望现象快过,血压快降。

5 comments:

jean lau tan said...

老公, 小心身体哦! 年轻人嘛,要慢慢教耐心教. 生气也没用! 他们不是一天变成这样的, 所以也没可能一天就会改变. sikit-sikit lama jadi bukit! 慢慢教...希望一天他们所经历的会慢慢磨练他们越变越好吧! :) 加油咯老师们! 你们是磨练他们的一部分! 愿上帝赐给你智慧去做教导教育的工作.

Jay E said...

totally agree about your point of view on student. But i think the amount of 'not-so-good' student are similar both from Chinese edu and Eng edu.

Liew Sio Yean 刘小原 said...

hmm...ya...is just a phenomenan, no statistic support.

Vincent said...

酱有心的老师实在是学生的荣幸,想当年我也是你的学生!(华语源流的)。在我英国的大学,开学了一个月竟然有超过10% 的同学没来上课。。。一班七十几个学生,老师要每一个去关照的话可没命呢。结果功课的briefing就post在网上,自己去看吧。反正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就对了。。以后毕业工作时就知道了(或许也不需要工作了,都没人要聘请)

Liew Sio Yean 刘小原 said...

哈哈,我老了,蔡同学。

hmm...其实问题不在上不上课,而是对于学习这件事的态度。也可以衍生到对人的态度。

拽不是问题(这是聪明人的挑战),什么都没有又自以为拽就是问题啦!

英国人的拽应该是“民族优越感骄傲”,中国人的拽是一种“阿Q自卑式民族骄傲”。有些华语源流的学生好学不学,就学这个。

总之就是态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