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y eater






我爱书,也爱读书,但有严重偏食。大型书店或图书馆里总会有分门别类的部门,有些部门我几乎绝对不碰。

说我是爱书人, 但其实大部分的经典名著,畅销小说我都没读过。《水浒传》,《三国演义》我只看了个大概。金庸,卫斯里的大作我都没拜读过,有的话也只是那么大略翻翻。爱情小说绝对不是我那杯茶,虽然高三毕业时勉强看完了春上村树的《挪威的森林》,可看了只记得里面伯拉图式的爱,其余忘光。文言文我没能力读,英文书我读的慢。那我都在读些什么啊?

我爱看结论。结论?这是什么书啊?就是那些东扯西谈的散文,社论。我相信这和性格有关。我不爱做要每天定时作的事,像追新闻,追连续剧,连小说。但当事情过了一阵子后,我就会翻翻社论看个大概。知其前因后果算数。追读,追看这事多累人啊。所以书架上都是某某某淡这淡那的书,或演讲集,或哲学一类。就是爱看不同的人针对一件事,一样东西,一段历史发表意见,看了之后就做综合的思想整理。

但这样的偏食情况造成严重营养失调,接受的多是二手讯息。感觉就像是吃被人嚼过的食物,营养已被人先摄取,再嚼只是空裹腹,营养成分太低。吃多了味觉神经麻痹,直觉神经反应迟饨,严重则患上厌食症,间接对食物(或事物)产生冷感,只能靠摄取葡萄糖(别人的精华)维系生命。

我要开始营养调和,去书店不再只停在美术,思想,宗教,建筑一区。文学,诗,经典,经济,烹饪一类也该看一看。吃素也吃荤。

哎呀,企管的书,看了都没胃口。。。

2 comments:

老颜 said...

我又想起马国喝茶文化兴盛的原因,也可以归咎为不爱进行第一手的感官活动。

学素描抄照片,学色彩也抄照片,做资料收集竟然九成都在收集别人的作品,搞创作跑去搜查潮流画家的最新作品,然后趋炎附势一番,却懒于靠自己的第一手视觉经验作。

爱在夜晚喝茶聊天,噢,我观察了好几晚,聊得内容都是什么?无非抱怨生活难过·或感怀逝去真挚岁月,凭吊美好·还有互相直接吸收二手或以上的结论,并相信了,然后抓着这些知识,到处散播。

‘不知道噢,我朋友说的。他有个朋友以前xxx,他说她说。。。。。。’

‘对对对,我也有个同事,他岳父xxx,然后yyyyyy’

在马国,很多知识都是在mamak聊天听回来的,直接吸收结论嘛,多省事。



'dun think too much' - welcome to visit malaysia 2007

Liew Sio Yean 刘小原 said...

阿哈!绝!对!我国就是“'dun think too much' - welcome to visit malaysia 2007”的“发展中”国家。

先叫你别想太多,或没机会给你想太多,然后再给你一个(物质)目标(不一定是你的目标),让你以为你有目标。

这样的国家多容易管啊!